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张的书房

读天下性情书 做世间自在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提前怀旧】余斌:月饼(2014年9月8日《今晚报》)  

2014-09-11 07:04:46|  分类: 散文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提前怀旧】余斌:月饼(2014年9月8日《今晚报》) - 老张 - 老张的书房
月饼


    本文原刊2014年9月8日《今晚报》今晚副刊 ,转载自网易网友ydcyjl的日志,发布日期2014年9月8日,特此说明并致谢忱。请喜欢的朋友欣赏。

月 饼

——提前怀旧之十六

余 斌


月饼的大宗,一为苏式,一为广式,小时所见所食,皆为苏式。

从里到外都不同,一目了然的当然是皮。苏式月饼是酥皮点心,一层层,本应是酥脆,但因不是现烤现卖,加以经常质量有问题,就结为一层硬壳,虽然吃时还是会有碎屑不断落下。人的联想有时莫名其妙,后来读杜诗,“无边落木萧萧下”,居然和吃月饼牵连起来,若有画面,当是有无数的人同时手托着在吃,手上积着饼屑。当然,这与我们关于中秋吃月饼仪式的主流想象相比,太琐屑了。

我对月饼屑的记忆深刻,倒不是因为画面,乃是因为一个故事。故事的主角是我中学的一位张姓老师。他对月饼的兴趣主要在那酥皮上(对馅倒不甚在意),以为苏式月饼的精粹即在其皮。偏偏他的饼屑是可以“不票而获”的:他有学生毕业后被分去站柜台,当营业员。每届中秋,学生卖月饼时会将遗下的饼屑扫扫弄弄,攒出一大包来孝敬他。其时月饼是凭票供应,但饼屑当然不在其列。张姓老师是个很热络的人,门生故旧常来常往,他对学生很用心,学生对他亦感念,通过学生家长和老学生的关系,他似乎蛮能玩得转。月饼屑在他得到的福利中实在是不足挂齿的,送老师这个,似乎也不像话,然而此一时彼一时,且以他的所好而论,这是再实惠不过了。故他接受时很是欣然,还对人说起,否则琐屑至此,我们哪里得知?

此事也证明,我关于当时月饼售卖方式与情形的记忆准确无误:月饼大多是散装,裸售。店里装糕饼之类,都是用浅大无盖的木箱,底下垫张纸,京果小馓蜜三刀之类的“小件”是堆着,蛋糕桃酥之类的“大件”则一块块码在里面,月饼也是。最常见的蛋糕是那种一两粮票一角八分钱两只的,算是相当高级的了,分别用半透明的油纸包着,油脂却还是“力透纸背”,经常尚未打开就弄一手的油。奇的是,虽是论块卖,买卖之间却有重量的概念,会以斤量说事,比如买四块会说成“称一斤月饼”,事实上并不称重。月饼都是一个规格,一样大小,一样厚薄,重量也就差不多,否则也不好论块算了。一块两块的,都是用纸袋装,倘买得多,大一点的店就会给个“满员”——八只月饼分两层放的方形纸盒,上面照例是嫦娥奔月的简陋图案。

试想,若不是散装,而且裸售,张姓老师的饼屑福利就该没着落了吧?当然,前提得是苏式月饼,若是广式的,随便怎样都没戏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