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张的书房

读天下性情书 做世间自在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小品文】安黎:让座(2014年9月4日《渤海早报》)  

2014-09-06 13:22:02|  分类: 散文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小品文】安黎:让座(2014年9月4日《渤海早报》) - 老张 - 老张的书房
让座


       本文原刊2014年9月4日《渤海早报》渤海潮副刊,转载自网易网友ydcyjl的日志,发布日期2014年9月4日,特此说明并致谢忱。请喜欢的朋友欣赏。

让座

安黎


近几年,我很少坐公交车。并非我进步了,从无车族跨入了有车族,恰恰相反,我在倒退着,从坐车骑车,退回了原始的步行。数年前,为了减肥,我开始了走路,从此以后,就再也难以停下匆匆的脚步。但有时候急着赶时间,我不得不坐公交车。

某天早上,我从一个始发站,登上了一辆公交车。从这里上车的乘客,人人都有座位。但车行驶了几站路之后,车上的人已经饱和。在某个站,从车的中门上来一个老太太。老太太上来后,就扶着门边的立柱站着。立柱旁的座位上,坐着一位中年女性。中年女性并非一个人占据着那个座位,与她相挤相拥的还有她的女儿。她女儿十二三岁,依据年龄推断,应该是在上初中吧。中年妇女看到老太太没有座位,而且站在了自己的身旁,她就和女儿站了起来,把座位让给了老太太。

这本来是一个感人的故事。老太太向中年妇女道了谢,其他人也向她投去了敬意的目光。

我坐在中年妇女前面的座位上,眯着眼睛,昏昏沉沉,对身后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情。

但接下来,中年妇女的喋喋不休,不但让我明白了一切,而且有了如坐针毡的惶恐。妇女的话语表面上是讲给她的女儿听的,但目标人群却是车上的其他乘客。从妇女的口气里,明显地能感觉到自己的冤枉:其他人为什么不让座,偏偏倒霉的是自己?但她却掩饰着,自我歌颂,自我表扬,一个劲儿地强调自己如何具有公德之心。

如果话语至此,也许我也姑妄听之,不会浪费笔墨,写下这些文字。但她没有就此止步,而是以一种近乎疯癫的语气,一边自我表彰,一边谴责“有的人就是素质差,很无耻,就是不知道给老人让座”云云。

如果她适可而止,也就罢了。但她没有,而是唠唠叨叨了一路。从我乘车到下车,车子走走停停,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她的嘴一刻也没有闲着。她若隐若现地挖苦着,含沙射影地讥讽着,甚至于情不自禁地谩骂着。我坐在她的身旁,仿佛一个罪犯,仿佛一个实施偷窃时被人当场抓住的小偷,仿佛一个正在行骗之时被人当场揭穿的骗子,面红耳赤,如坠煎油锅,难以坐得心安理得。不止一次,我都想站起来,把座位让给她,以换取她的消停。但我难以预料给她让座是否会带来误解,是否会引起她更为激烈的反弹,于是终于没动,咬着牙,忍受了整整一路。

让座是一件大事吗?显然不是。给年迈的老人让个座,对于腿脚健全的人而言,举手之劳,全然不值得炫耀。让座之事,我不知践行了多少次,没有一次觉得自己很委屈,也没有一次为此而喧嚷。我当然也见过很多给老年人让座的青春男女,他们的行为被我看在眼里,敬在心里,有时候还会滋生出些许的感动。

高尚的行为应该缘于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觉,而不是被强迫。这位妇女做出了高尚的举动,但并非发自肺腑。内心与行动的分裂,使她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怨愤。让座不是她的法定义务,她如果不让,也没有什么错。她让了,呈现着精神与道德的光亮,可惜的是,这种光亮,很快被她释放的乌云遮蔽了。

从妇女的装束上看,她无疑是一个普通的平民。尽管她给我制造了不愉快,但我依然觉得她可怜:我同情的并不仅仅是她物质的贫乏,更是她精神的混沌与苍凉。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