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老张的书房

读天下性情书 做世间自在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百花文艺2017版32开平装周同宾《一个人的编年史》  

2017-06-21 11:18:34|  分类: 搜书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百花文艺2017版32开平装周同宾《一个人的编年史》 - 老张的书房 - 老张的书房
周同宾著   百花文艺出版社  2017年1月1版1印  32开平装  定价39元


        2017年6月18日中午,利用京东满200-100优惠券下了6·18第二单,收进图书10种,重头戏是海豚精装2种——韦力《琼琚集》和群山《采葑小集》,另收进花城“书蠹”丛书朱航满《读抄》,南开大学姚灵犀《瓶外卮言》、译林格非《雪隐鹭鸶·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》,北方文艺陈漱渝《往事并不纷纭·民国文坛钩沉》、百花文艺周同宾《一个人的编年史》,为配单选中中国民主与法制电影连环画《大浪淘沙》和连社《中国经典故事小折叠》第一、二集。这些图书参加每满160-60活动,用券后折扣皆在3折以下,整单100.7元。谢谢京东的优惠活动,又囤进一批不知能否看之书,哈哈。
       书于今日上午送达。周同宾先生的作品,老张此前从未拜读,这次偶然见到,不由怦然心动,也许缘于乡村情结吧。本书为百花文艺“记住乡愁”系列001,内容正是老张喜欢的,于是决定收下拜读。
       据介绍,周同宾的散文,以农村话题为写作内容,其“农耕笔记”大多以一个特定的乡村社会为背景,完整、系统的反映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,农村自然和社会的生存状态,沧桑巨变。《一个人的编年史》从“史”的角度写六十余年的个人经历和社会变迁,内容丰厚,感情真挚,语言凝练,风格质朴,有深沉的历史感和浓烈的泥土气息。

作者简介

周同宾,当代散文家。1941年生。河南社旗人。现居河南南阳。1958年开始发表作品。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,出版散文集《乡间的小路》、《葫芦引》、《铃铛》、《情歌·挽歌》、《皇天后土》、《周同宾散文》(四卷)、《古典的原野》、《豆的系念》、《桥的呼唤》、《乡关回望》、《豆斋别集》(四种)、《远村》、《那些年,那些事》等,《皇天后土》获首届鲁迅文学奖。

目录

自序/1
一个人的编年史/1
六十年,片片断断/34
落花/54
那些年,那些事/63
久违的星星/72
我的《好的故事》/79
1958年的日记/83
那些天,吃饭不要钱……/107
1959年的高考/119
饥饿中的事情/128
奶奶纪略/150
魂断黄叶村/161
1973年的一次下乡/170
饭事杂忆/179
读字典/187
两本旧书/190
关于父亲(二题)/197
失去的独山玉/202
老屋/208
瓦之思/212
陶/215
再读齐白石/228
常忆当年夜读时/237
驴上日记(之三)/241
九日之记/257
绿荫日记/266
我和鸟/271
卖屋记痛/275
一片腊梅叶
——凭吊冯友兰故居/278
散说南丁/283
乔典运坟上开满迎春花/288
一鳞半爪二月河(六题)/291
乾隆时代的吴垭村/314
梦回坐禅谷/318
游记二篇/322
山中读树/330
诸葛庐与子云亭/337
文化的庙会/342
我的文学路/34

序言

书稿整理停当,又看一遍,忽有一种苍凉感。仿佛是转头间,年过古稀了。人生剩个尾巴,可能是兔子的尾巴。光阴真如白驹过隙,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呢,已近黄昏。其实,只是后半辈子过得快,前半生挨整、挨饿时倒度日如年。
我有幸(准确地说是不幸)出生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。我有幸(准确地说也是不幸)出生在一个偏僻乡村的普通农民家庭。三十岁后,才进了城市。四十岁后,才赶上改革开放。从少年、青年、壮年,直到老年,经历了许多事情。总体上说,前三十年迭遭风雨,多有波折,后三十年基本安定,日子过得平和。可以看出,国家的命运关联个人的遭际,时代的变迁牵扯个人的沉浮。六十多年来,我的足迹、心迹,与共和国的脚步及大多数草民的感受大体上应是一致的。我是个寒门出身的小人物,一辈子生活在基层,碰到的都是些小事件、小场面,小情景,小小的喜怒哀乐,小小的悲欢离合。这些“小”,和大的时代背景,大的历史过程,理当有些必然瓜葛。“大”影响到“小”,“小”反映出“大”。我没有宏大叙事的本领,只能写一己亲见亲闻亲历的若干“小”,希望以小见大,一叶知秋,一燕知春,一滴水中可见世界。如果说人生是个五味瓶,我尝过普通人都尝过的苦甜酸辣。如果说人生是一趟没有返程票的旅途,我看到的是普通人都看到过的一路跋涉的风景。如果说人生就像种庄稼,付出血汗,历经灾难,我和其他人一样种瓜得瓜、种豆得豆,有丰有歉,或者蚀了老本。如果说人生是个竞技场,我和其他人一样努力了,奋斗了,跌倒过,落魄过,至于得失成败,缘于自己,更缘于时运、天道。当然,我只是我,我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,我只是个小小的“个案”。
近三十多年的故事写得较少,内容似乎也欠深刻,欠沉重。这是因为,一来这些年国家发展总体还算平顺,我个人没有太大的颠簸;二来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揭示深层次的东西,我的生活阅历也没有提供揭示那些东西的可能。我写的是作为个体的“一个人”眼中、心中的存在,不是一群人、很多人的诸般情状。——这些辩解或许是多余的。
“编年史”云云,其实是比喻,是夸张,是文学化的说法。我不可能弄出什么“史”来,充其量只是零星的碎屑,是片片断断的史料、材料、资料。或者说,只是些现实生活的若干细节、情节、过节。老话说“隔代修史”,当代人只能积累并留下丰富的史料和细节,供后世人拣选、剪裁、使用。国家大事可能是历史的骨架,而黎民苍生的境遇,一个个小百姓的生与死,爱与恨,乐与忧,喜与惧,则是历史的血肉、魂魄和底色,是历史的表情、歌唱和呻唤。没有这些,历史可能失其真,可能变得冷冰冰的、硬邦邦的,不好接近。在著名的《二十四史》里,除了《史记》,其他各书,均很少写到后者,所以读起来未免疏离、干巴、寡淡。即便《史记》,陈胜吴广等人如果一直在垄亩间务弄庄稼,不是揭竿而起,狠狠地闹腾一阵子,也不会走进司马迁的笔下。史料、细节之类,随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老死,很容易流失,泯灭。失去的,永远失去了,再也难寻觅。趁当事人还在,真应该多留些活的记录。不少人都这样做了,我以为还远远不够。我们这个民族,有很多优秀的传统,也有一些短处,健忘就是其中之一。鲁迅先生的杂文里,就一再揭示“中国人是健忘的”“中国人没记性”。网Q挨了打,受了第二次屈辱,“于他倒似乎完结了一件事,反而觉得轻松了些,而且‘忘却’这一件祖传的宝贝也发生了效力,他慢慢地走,将到酒店门口,早已有些高兴了。”面对民族的劣根性,鲁迅痛心而又无奈。我们不能忘记过去,回望往昔是为了向前走得更好啊。古人云:“前事不忘后事之师。”西谚说:“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人是可悲的。”我们不该忘掉了许多事,我们曾被同一块石头绊倒多次啊。
我弄的是文学,凭借的是记忆。一切文学都来自记忆,即便写畅想未来的文章,也必以曾经的生活为依据。客观事物人眼、入耳、映于心,形成记忆。主观的记忆有可能遮蔽一些事物,改写一些情景,不太准确,不太精确,但大体上应是八九不离十。我的写作,坚守尊重记忆,绝不遮蔽记忆,改写记忆。即便错了,我也认了。
我的父母、祖父母都是文盲。他们经历了那么多的事,那么多的劳苦辛酸,却没有留下片纸只字。我庆幸,读了书,识了字,学会了写文章,有能力把我的记忆写下来,尽管写下的只是很少一部分,而且很不到位。毕竟写了,稍感心安。

2013年5月1日于南阳豆斋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